日记人生

时间:2020-11-15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1935年出生于乐山市牟子乡(今乐山市牟子镇)一个大家庭。1951年,年仅16岁的他参军入伍,后进入自贡市委工作至退休。 1955年,20岁的王乃鳌开始写日记,最初他只是隔山岔五地记一

  1935年出生于乐山市牟子乡(今乐山市牟子镇)一个大家庭。1951年,年仅16岁的他参军入伍,后进入自贡市委工作至退休。

  1955年,20岁的王乃鳌开始写日记,最初他只是隔山岔五地记一些感受,后来,他逐渐习惯于每天写日记,并把这个习惯保持了整整60年。

  如今,王乃鳌的日记本已存有68本之多,它们被放在装有樟脑丸的黑盒子里。一些年代久远的日记本上,还能看到大小不一的虫眼。这位细致的老人用厚厚的牛皮纸将每个日记本都“武装”了一遍,为了便于查找,他还在日记本的书脊上用钢笔编上了年代序号。

  这68本日记,老人都写些什么呢?他写工作,记入党誓词,转正谈话记录;写观影感受,记读书札记,抄《中国青年报》社论,写怎样组队锻炼身体;当然,也记录生活,写真挚纯洁的爱情和患难见真的友情。

  这位步入耄耋之年的老人说,这68本“流水账”记录的,其实就是他走过的大半生。而翻看这些过去的文字,给他的晚年生活带来了很多“回头望”的喜悦。

  某年某月某日,在什么样的天气状况下,自己做了一件什么事情,带着什么样的心情,王乃鳌几乎都能从日记中找到当时的自己。或许,日记的奇妙之处便在于此吧。

  1957年元旦那天,王乃鳌换了一个新的日记本。他这样记录自己的“新生活”:“1957年,新的生活是这样开始的。”

  今日放假休息,上午去市人民公园看女篮泸州对宜宾,男篮自贡对宜宾的篮球赛。运动员健壮的身体、饱满的精神令人钦佩。对比我近日来不愿早起有些赖床的思想来说有些惭愧,今后要好好坚持早晨的锻炼。

  三年后,王乃鳌在成都过了一个印象深刻的元旦节。那一年,他在省委党校学习,元旦节那天,他和同校学员去了人民公园,还亲自动手煮了“郭汤圆”。

  用过午餐,我们来到成都市人民公园。公园里人很多,人们都想痛快地度过这幸福的一天。在照相机前,我和树华、子亭三人合影纪念。

  我们返回招待所后,又自己动手煮“郭汤圆”吃。说起“郭汤圆”,它是成都名小吃之一。由于老王的努力ho(四川方言,用手揽入)来了一大盘。我就吃了它二十个。要知道,这要在外面吃可麻烦呢。人多嘛,既要排队时间也花得长,这小吃对我们来说可真有点盼星星盼月亮的感觉呢。

  王乃鳌记日记的初衷,是写工作笔记。在他的日记中,工作记录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这些细致入微的记录,处处体现着特殊年代里人们质朴的思想与情怀。

  1956年,中国掀起上山下乡运动的高潮,鼓励各级机关干部下乡劳动、向劳动人民学习。王乃鳌当时已在自贡市委工作,他三番五次给组织写信,表达自己“也想下去锻炼锻炼”的决心。他在一篇日记中这样写道:

  “同志们公布结果:一致同意本人的意见,首批去西昌,在首批下放的名单中,我是多么希望,就有自己的一员啊。” 今年80岁的王乃鳌仍清楚记得,当时首批名单公布,喜报被贴在饭堂,他仔仔细细找了好几遍,没看到自己名字。“当时部里有一位叫何爱民的同事被批准(首批)下放了,大家纷纷向他道贺,那真是无比光荣的事。”

  除了写日记,王乃鳌也收集照片、票据。他有24本相册,4000多张照片,大部分相册都是他自制的。从自己孩提时代的相片到子孙满堂的合影,就连年轻时的游泳证、粮食证也都被他妥善保存着。

  虽然没有成为“下放”干部的一员,但王乃鳌的一张黑白照片却记录了他到西昌看望下放同事的经历。相片中,年轻的他骑在一头牛身上,用扯来的麦秆做笛子,如一个吹笛的牧童,笑得十分灿烂。“那牛是他们(同事)自己喂的,那是我第一次去西昌,就留下了这张趣味十足的照片。”

  1960年9月30日,王乃鳌与妻子杨德琳结婚,他用红笔在日记本上画了一对灯笼,还写了一个“囍”字。杨德琳曾在成都食品公司工作,像那个年代的许多夫妻一样,两人从恋爱到婚后几年也只能借书信鸿雁传情。

  中午收到德琳((王乃鳌妻子)给我打的毛衣,同时立即穿上它。很好,扎得不错,同志们都这样说:不错,一定很暖和!是的,很暖和,这里面包含了爱情的温暖。虽然毛衣本身是有保暖防寒作用的……

  苏联人造地球卫星发射成功,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愉快和兴奋。毛主席这次出访莫斯科参加庆祝伟大的革命40周年,这都使我近日来特别高兴……每日的人民日报都使我紧紧地看完每一条新闻,因为它告诉了人类幸福的消息。

  今日是格外的喜悦,还因为德琳来信了。我赛球没去部里,小李、老刘就笑着叫说:老王,来信哪!这意味着成都来的(信),我看他们脸上的表情就理解到。她说祝贺我的生日,生日愉快。并赠给我一本日记本,让我记上那些平凡和不平凡的东西——学习、思想及生活。

  今天是国庆节。上午我去老三家,围绕可爱的小孙儿,德琳几人准备午晚餐的饭菜。我看看带去的五八年的日记本,上面记着和德琳恋爱时的一些事,真有趣。从日记中看出,我们那时的恋爱观就是那么的真诚,彼此信赖,更多的是互相鼓励努力工作,追求进步,锤炼思想。每当收到来信、礼物,心情澎湃,久久不能平静。

  感谢四川理工学院口述历史研究所大学生口述历史小组对本选题的支持(来源:成都商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